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, 2008的文章

HOLY SHIT! 神聖的大便,吼你賽啦!

大便先生史丹利出版聯名T!是由 Pizza cut Five出品的。一整個超有 Fee...,就是一整個大便!

現在在無錫,去哪裡找這麼潮的衣服穿啊...。我現在超想『表裡一致』,穿上這大便服,重裡到外都是大便!在這裡一生病就是四天,整整四天...,整個人頭暈轉向,不要說是工作,連吃飯都很有難度。從宿舍走到對面廣場吃飯不過五分鐘的路,可以讓我整個人全身冒汗...我還以為我自己走不回去了!

HOLY SHIT!,吼你賽啦!臭病毒,快快退散!(不過大便會招來蒼蠅...,應該會中更多毒...)

異地生病的無奈

自己身體的狀況不算差,一年到頭不過也一次感冒,有時候健保卡兩年根本用不了一次...,不過這也是另類鐵齒,當我一直這樣想的時候,就在這鬼地方就生病了,而且是史無前例的嚴重...。

從小到大,第一次明顯感到頭昏眼花,完全搞不清自己在做啥,鼻子像是被曬衣夾夾死了,完全沒有空氣可以流通,就像鬥牛犬一樣,只能開著嘴呼呼像豬一樣不停叫著...,真是糟糕到極點。

這裡根本沒有信任的醫生可以讓我去抱怨啊,真的怎麼樣我也只有遠從台灣帶來的斯斯感冒膠曩陪我。我只能求這大陸鬼病毒快快退去,讓我作一個正港台灣人...!

(不過我還能跑上來寫東西,表示我......,啊,不能鐵齒!)

古今中外的一小時通勤

Mr. 6寫到古今中外難逃「一小時通勤」的命運,套用到我身上,還頂精準的。

先前在台灣,因為想住在台中,於是乎開始了台中新竹一日遊的通勤生活,上下班都是要接近一個半小時,遇上車禍或是準週末時段,更是要超過兩個小時,總計一天要花上三個小時的通勤時間。

現在在大陸,宿舍距離公司一廠還算近,約莫兩個公車站的距離,走路要半小時,搭公務車則是只需十五分鐘。

但,公司準備要遷廠,目前正準備由原本的園區轉移到新園區去,新舊廠區公務車一趟要二十分鐘,也就是說,之後通勤時間是原本的十五分再加上二十分,共計是三十五分鐘。但這還不包括等車的時間,也就是說,現在約莫要花上五十分左右的時間來上班,再花上五十分鐘下班。慘的是,如果下班沒有準時讓公務車接走,就只能摸摸鼻子打 D回去,還要再加上等打 D來的時間。

看來我的人生真的是無法擺脫『一小時通勤』命運!

五分鐘與七天理論

曾經看過證嚴法師的開示文章,證嚴師父說:「開車在路上,遇紅綠燈路口,拼得過的只有早五分鐘回到家,拼不過的就得等七天後。」

真是一段很有哲理的話。

先前還傻傻的不曉得為什麼要等七天,被點醒後才知道這七天指的是『頭七』啊...(頭七,根據維基百科的說法:
華人的喪殯習俗,是根據死者去世的時間,再配合天干地支計算出來的日子及時辰,然習慣上大家都認為「頭七」指的是人去世後的第七日。...死者魂魄會於「頭七」返家,家人應於魂魄回來前,為死者魂魄預備一頓飯,之後便須迴避,最好的方法是睡覺,睡不著便躲入被窩;如果死者魂魄看見家人,會令他記掛,便影響他投胎再世為人。)也就是說,拚掛了,當然就是只有剩下魂魄在頭七的時候回家...。 我想這段話應該是要當作靜思語,印出來放這裡的每輛公務車上頭才是。這裡的每一位司機,技術好不好不知道,但膽子可是比美 F1賽車選手。

來無錫之後,昏昏起床上班,沒有一天不是這樣被司機嚇醒的,闖紅燈、紅燈右轉、越橫越雙黃線、逆向行駛...司空見慣。(當然在台灣也不是沒有,但是在市區就很難看到了。)在這裡,不論是行人、腳踏車、大小汽車,對於交通規則的陌視真的令人張目結舌,反正一切都是你搶我也搶,一起拚個你死我活,道路險象環生,像是電影場景般天天上演!

拼得過的就只有早五分鐘上班而已,若拼不過的真的是要等七天(頭七)才能回家...,各位大德們,我上班不用這麼拚的,我寧可加班也不用這麼趕,不求快只求平安,留條小命讓我好好回台灣吧。

會議中非請勿進

很多時候,會發現,開會的時候,許多人不是來開會...,而是來湊熱鬧的。當然,不是只有大陸,在台灣也有不少人沒有進入狀況近來開會的...。

連資料都沒有準備,甚至開會主題都還稿不大清楚就開始發問了...。這樣的狀況一出現,就只能從頭來過,從頭替大家『複習』一遍,重新釐清狀況。但是這樣子不斷重複,真的是很累人,感覺起來我就像是老師在教學生一樣,有沒有搞錯阿...!

要我教也是可以,那至少多給個講師鐘點費吧,與其打混,倒不如舒舒服服在台灣教書圖個清淨,下課以後還可以去個騎車亂晃。

鳥日子與鳥生活

有時候,人是不可以太鐵齒的(雖然我的蛀牙也不少)。

基本上,我是一個非常討厭來大陸的人。討厭,並非是什麼政治因素,而是很篤定認為這裡是一個不好的工作場所...就像是到越南/印尼/緬甸其他地方的意思。(也不是真的不好,而是離開習以為常的地方總是不對勁!)

但是當你越討厭一個地方,往往你就是會到那個地方去報到...。這就是太鐵齒的最佳示範!

一直以來,我都是很不喜歡被派駐到大陸,只是從去年十一月開始,因為專案的關係,開始有來到大陸的機會。第一次今年二月份,來了近一個禮拜。初體驗,覺得還可以,至少比想像中的要好些。

第二次,五月底,也是來接近一個禮拜,有了上次的經驗,也知道怎麼在這裡坐公車上下班。

第三次,六月底,來了快一個月。暈倒...。原本預計兩個禮拜的行程被拉成快一個月...。原本當作是轉換心情的地方,反倒是讓自己心情弄得更糟。

第四次,也就是現在,還不曉得要呆多久(對,就是『呆』多久...)。於是乎,從今天開始寫寫這些鳥日子,紀錄一下我的無奈人生!當然,我希望不要紀錄太久就是了。